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| U盘启动工具

首页

 电脑店主页 > 产品技术 > 服务器储存 > 储存 > 数据保护 > 【公民巡视】“数据即隐私”的观念要改了

【公民巡视】“数据即隐私”的观念要改了

发布时间:2016-12-29 14:56      点击:     关注官方微博:

个体数据的重新界定:不仅是“隐私”,更是“财产”。

一段时间以来,数据泄露危机成为雾霾污染之外的另一个热点。自2016年12月11日凌晨开始,京东商城的用户消费数据疑似外泄,引起市场关注。接着,《南方都市报》于12日起刊发调查报道,记者亲身体验,如何只花700元在网上买到同事的11项行踪数据,包括乘机、开房、上网吧等。紧接着,13日的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引述知情人士爆料称,国家电网的掌上电力App也面临数据泄露风险,涉及用户可能超千万。

这些大数据泄露的新闻其实并不新鲜。由于扎堆发生大量数据泄露或遭窃事件,2013年也被媒体称为“数据泄露元年”。事实上,快递信息、电信资料等被窃取和售卖,国人大概已经见惯不怪。在这些案例中,个体数据被不假思索地等同于“隐私”,或者“身体的延伸”。进而,个体对数据可以主张的权利,也被暧昧地解释为一种数字化的身体权或隐私权。沿此逻辑得出的对策,则往往是寄望于权威力量的“保护”和“惩治”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最近这批媒体报道并没有走出常年以来对“数据”的惯常认知。在反复强调数据安全面临威胁的同时,“个体数据”的性质如何界定、价值如何衡量则被想当然地忽略了。比如,700元就可以买到11项个人行踪数据,我相信作者和读者潜意识里都会认为这是贱卖。这种评判的背后,其实是一个如何确认个人数据价值的问题。

如果将个体的数据视为某种“身体权”或“隐私权”,那就是无价的,进而可能是不适合买卖的。自然地,相应对策就会是由权威部门出面打击数据黑产。从相关报道所采取的立场来看,这里的权威部门不仅是对公民安全负有保护职责的公安部门,还包括像阿里巴巴这种“数据总管”级别的商业机构。然而,这种思路难以自圆其说。如今互联网对个人生活的渗透程度已经相当高,个人数据的产生、交换和集合在人们使用各种应用的过程中不知不自觉地发生,并沉淀为各种平台的数据资产。正常情况下,个人用数据和注意力换取平台的内容和服务,两厢各取所需,相安无事。当数据泄露这种非常情况发生时,关于责任归属的问题才暴露出来。正如在近期报道中所看到,掌管数据的平台方至多做出姿态性的回应,而个人利益的实际受损却无人埋单。

是时候换个思路看待数据权利的性质了。正如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11月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所言:“数据资源已经成为一种财产,明晰产权是建立数据流通规则和秩序的前提条件”。个人数据不仅是身体权利的延伸,而是不可避免地成为一种财产权利。换句话说,对于年龄、性别、消费偏好、活动范围等可商用数据,个人应具有部分或全部的占有、使用、收益和处分权利。更明确地,按照2016年4月欧盟公布的《数据保护一般条例》,数据主体的权利包括告知权、可获得权、修正权、被遗忘权与拒绝自动画像权等。其中,被遗忘权已被学界热议多年,意即用户有权要求删除保存在网络上关于自己的“不恰当”信息的权利。拒绝自动画像权则直接限制了网络平台对个人信息的过度探查。这些新型的数据权利赋予了个体与平台平等谈判的地位,在索取和利用数据上甚至存在讨价还价的可能。

在本世纪初,当大部分人仍陶醉在互联网革命中时,一些西方学者,比如Manuel Castells和Simson Garfinkel,已经大胆地预言“隐私已死”。随后十几年里,这个预言不断得到强化和印证。在一个没有“隐私”、集体“裸奔”的世界里,与其声嘶力竭地呼吁平台出手“保护”我们的数据,不如在向平台让渡数据之初就“约法三章”。完善相关法律和提高意识的前提,则是对个体数据的重新界定:不仅是虚无缥缈的“隐私”,更是不折不扣的“财产”。

★★★ 电脑店行业门户(www.diannaodian.com)独家文章,欢迎大家转载 ★★★